新京报讯(记者 康佳)一份由83个词语和短句组成的《援鄂医疗队武汉方言实用手册》(以下简称《手册》)在网络被赞“扎实”。除了文字版本外,还推出音频材料。

《手册》由山东齐鲁医院援助武汉医疗队组织编写,内容包含称谓常用语、生活常用语、医学常用语、温馨常用语四个部分。负责编写《手册》的郭海鹏说,医疗队负责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两个危重症病房,约40%的患者是老年人,他们不能熟练使用普通话,于是编了这本手册。

图为,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支援湖北医疗队。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供图

这个《手册》做得比较匆忙,在临床沟通和交流中可能会遇到新问题,我们之后会进行完善。

离别之际,山东第五批支援湖北医疗队给武汉所有人写下感谢信:2月7日,我们医疗队131名成员驰援湖北,与所有的无名英雄一起并肩同行,一起抗击病毒。春已至,花已开,我们医疗队圆满完成救治任务,每一位医护人员兢兢业业,努力工作。临别之际,我们向武汉所有人表示衷心的感谢,感恩你们对我们医疗队的信任。

《手册》做出来后,先发到了我们自己的群里。而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还进驻了四川、重庆等好几个地方的医疗队,各个队之间、队员与队员之间都有沟通。因为语言问题是很多医疗队面临的问题,《手册》就这样被推广出去了。

郭海鹏:我们问诊时,会询问患者的接触史、和谁居住、和谁就餐过等内容,这涉及称谓常用语。在生活常用语中,有“条举”(扫帚)、“浮子”(毛巾)、“称透”(整洁)这类词,这些乍一看和医生的工作没有太大关系,但这是为了掌握患者的生活环境和卫生习惯。医学常用语中,包括“色少”(尿少)、“流咸”(流口水)、“几满打针”(什么时候打针)主要针对患者的症状、临床表现和医生的治疗沟通等。此外,还有用于鼓励患者的温馨常用语。

新京报:为什么设置温馨常用语这部分?

新京报:是什么原因促使你们编写了这份《手册》?

郭海鹏。 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这份《手册》是如何制作和推广的?

山东省第五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重症专业护师韩倩倩在临别之际,记录下她与86岁患者刘爷爷的故事。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与战友拥抱惜别。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供图

第二天,一部分同事进入病房看看病人情况和人员配置,发现危重症病房中老年人特别多,占患者整体的40%左右,沟通过程中发现他们很多人都不会说普通话。援助的医疗队来自五湖四海,语言问题肯定不只是我们山东医疗队遇到的问题。我们副队长胡昭教授说,既然发现了问题,就要用最快时间去解决。

队员们感恩所有人,感谢所有的无名英雄,在武汉的这段时间里,一起团结,一起努力,一起奋斗。“我们的情谊长长久久,祝福武汉越来越好,车水马龙,人声鼎沸,我们一定常回家看看。”(完)

前几天,韩倩倩送给刘爷爷一个奖状,上面写着:“亲爱的刘爷爷,您在2020年抗击新型冠状病毒中表现优秀,被评为‘三好学生’。”刘爷爷高兴地像个小孩,打开奖状,读完内容,仔细地折叠收好。

“从冰天雪地到春暖花开,是两种季节、两个地域的变更,更是鲁鄂一家亲的见证。临走时,说好不哭的我们还是哭得泣不成声。”4月6日,山东省第五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外科专业主管护师牛艳华惜别战友,感谢武汉留给她的回忆,感恩在支援湖北期间得到的所有帮助。“今天的胜利属于中国,属于武汉,更属于你我!”

给被隔离患者安慰和鼓励

郭海鹏:我们齐鲁医院医疗队负责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的两个危重症病房。2月7日下午到了武汉后,我们先做了防护培训和国家关于新冠肺炎诊疗指南培训。

“爷爷,今天再送您一份礼物。”韩倩倩说完给他敬了个礼。“小韩,你看敬礼应该是这样的。”说着,举起右手,标准敬礼。“我始终对英雄充满敬畏和敬仰,但爷爷说,新时代,我们才是最了不起的人。”韩倩倩在手记中写道,“亲爱的刘爷爷,祝您早日康复!我邀请您到济南去,请您吃我最爱的把子肉,带您去看大明湖和趵突泉。”

当然,我们也得到了不少的帮助,可能知道北方人爱吃面食,今天早晨医院给我们提供的早餐是水饺。不管条件如何,医护人员先保障自己吃饱穿暖,不生病。如果自己出了问题,谈何去治疗别人?

治疗患者不是一个简单的医疗行为,只要和患者相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们都会尽量顾及。和他们说“快要出去了”“给自己加油啊” “祝你早日康复”这些话,可以缓解他们的恐惧,增加他们治疗的信心。

山东省第五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重症专业护师韩倩倩与86岁患者互相敬礼。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供图

山东省第五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重症专业护师韩倩倩为86岁患者自制奖状。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供图

老年人占比大,不会说普通话

山东省第五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外科专业护师路倩于2月7日到武汉支援,期间经历了战地入党、度过了最难忘的29岁生日、和贵州医疗队的战友相识……与战友风雨同舟的日子让她终生难忘。

山东援鄂医疗队队员在商讨治疗方案。 受访者供图

郭海鹏:我们医疗队主要负责危重症病房,患者需要隔离治疗,但其中一些老人的子女不在武汉。在隔离的情况下,没有家属陪伴,他们会有恐惧感和不安,需要交流和安慰。隔离期间,他们每天能接触到的人,只能是我们医护人员,既然家属没办法给他们安慰,那我们就要把这部分尽量做好。

《手册》中的温馨常用语部分。 受访者供图

“你蛮杠”(你非常棒),“莫和不过”(不要害怕),“葛自尬加油”(给自己加油)……郭海鹏说,因危重症患者均处于隔离期,有紧张、恐惧心理,他们希望以这样的温馨用语来鼓励患者,“家属既然不能陪在身边,那我们就要把这一块尽量做好。”

郭海鹏:天南海北过来的医疗队,气候、饮食、环境等多方面都不是很适应。我们隔壁是新疆医疗队,他们的差异比我们更强烈。

新京报:除语言外,医疗队队员们还遇到哪些困难?

新京报:《手册》设置了哪几个部分?

郭海鹏:我们先在同事和医护人员之中征集常用词句。之后我联系了我在武汉大学上学时的老师,在武大师生和一些武汉老市民的帮助下,差不多用了一天时间就做出来了。

路倩说,人间四月天,是爱,是暖,是希望。春已至,花已开,生活正在重启,相信我们必将战胜疫情。2020年最难的四分之一已经过去,阴霾终会散去,所有美好在春色烂漫的四月都能开启。

“刘爷爷是一名抗战英雄,脖子后方有子弹留下的疤痕。3月1日入院治疗时,他是个‘倔老头’,有些抵触治疗。”韩倩倩为他手写呼吸操指导图,写上鼓励的文字。他的心扉慢慢打开,心情也渐渐好起来,开始接受各种治疗。现在,他不仅可以起身吃饭,还能下床走一走。“每次走完后,我们俩都会击掌,爷爷会说,小韩,你是吃煎饼吃的吗?怎么这么大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