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国民经济主战场,教育行业的最新变化总能撩拨全国人民的心。疫情期间,在线教育成为全民关注的话题,各地学校、线下培训机构都“被迫”尝试在线教育,刚刚被资本冷落的在线教育又火了起来。

据了解,2020 年 2 月,部分在线教育头部公司的单月获取用户增长超过 300%。如今,各地学校陆续复课,学生们回归线下课堂,在线教育平台流量骤减已成定局。

同样受疫情影响的线下教育却没有这么幸运。疫情期间,线下教育培训机构无法开展线下培训和服务,为了保留现有的客源,很多教育机构不得不走向线上教育。不过,在线教育并不是将课堂内容直接搬到线上那么简单。

早在疫情爆发前,计算机识别技术便已经进入了课堂管理环节。其中,清帆科技自成立以来便深耕在教育领域,并与国内数家学校开展合作。

清帆科技创始人兼CEO张文铸告诉亿欧科创:“我们采用知识图谱、情感计算、⾏为分析等AI视频分析技术,帮助老师及时了解学生的专注力情况。当学生的专注力有明显的变化(上升、下降)时,给予老师教学建议,帮助老师及时调整教学、关注学生的学习状态。”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作为国家卫生健康委直属医院,中日友好医院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第一时间迅速组派医疗队,自1月23日起先后派出6批164名医务人员,其中护士104人,主要来自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等相关科室,以具有临床经验的中青年护理骨干为主,“90后”护士40名,平均年龄33.5岁,承担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分院重症病区、方舱医院医疗救治及临床科研攻关任务。

早在上世纪90年代,随着101远程教育网和北京四中网校等知名网校出现,国内的在线教育也慢慢兴起。那时的网络基础设施差,教学内容大多是图文为主,因此,在线教育效果并不好。

受疫情助力,在线教育平台一改亏损的常态。近日,跟谁学、网易有道、51talk三家在线教育机构相继发布2019年财报。财报显示,2019年,跟谁学的净营收为21.1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32.3%;网易有道实现净营收13亿元,同比增长78.4%;51talk净营收为14.834亿元,同比增长29.5%。

截至4月7日,医疗队经历73天奋战,累计救治重症新冠肺炎患者100名,经治疗后解除隔离并出院95人,治愈及好转率95%。医疗队接管的方舱医院累计管理轻症患者3643人次。

赵培玉说,由于疫情的特殊性,患者均无法由家人陪同,护士要承担所有患者的饮食起居、健康教育、心理疏导等照护工作。

赵培玉表示,目前国际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中国仍然面临着种种挑战,中日友好医院护理团队、中日友好医院将永远为患者贴心服务。(完)

由于患者全部为重型及危重型,护理难度尤为突出。使用体外膜肺支持治疗和气管切开行有创呼吸机通气的危重患者身上往往带有十几根维系生命的管路,给这样的危重症患者翻一次身需要5名护士至少40分钟时间,穿着防护服的护士们常常汗流浃背。她说,这样的翻身每位患者每天需要4至5次,这只是重症护理工作的一个操作,虽然艰辛繁重,但没有一名护士抱怨过。

在赵培玉看开,护理的温度一定程度上体现医疗救治水平的高低,是新时代和谐医患关系的稳定剂。她说,有一位医生患者病情急剧恶化转入医疗队管辖病区,这位患者之前已在外院ICU治疗30多天都没有得到控制,并发严重感染、多脏器衰竭,处于无意识状态。在精心治疗和护理下,这位患者逐渐好转,他的每个变化都牵动着护士的心,清醒了、眼睛能动了、手指能动了……每好转一点护士都跟着兴奋半天。后来他成功脱离了ECMO,但还需要呼吸机辅助,护士察觉到他想要对护士说话又说不出来,就给他拿来纸和笔,把垫板撑在他手边让他试试写字,他颤抖着写下了一句“你休息一下吧”,护士的眼泪哗地就流下来了。

在教学内容方面,人工智能技术有着更大的发挥空间。康力优蓝教育业务线负责人周维告诉亿欧科创:“时代发生改变,教学的形式和内容也在变化。同时,在NLP、机器视觉等技术加持下,学生可以更快地理解晦涩的知识点。”

目前,很多AI公司在为“课堂管理”做努力。其中,认知智能公司暗物智能推出了DMAI 智能教研分析云平台,该平台融合了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自然语言理解等多项 AI 技术,可以全时空解析课堂讲授、提问讨论、随堂练习等场景。最终,该平台以可视化的数据呈现课堂教学质量,为提升教学效果提供重要参考。

从技术发展路径来看,人工智能需要经历计算智能、感知智能和认知智能这三个阶段。现阶段,AI与教育的结合更多地停留在感知层,受线下教学环节的结构化数据缺失影响,认知智能未能发挥作用。

2014-2019年,直播技术的成熟推动着在线教育进入到3.0时代,直播课成为在线教育的主要形式。在移动互联网处于顶峰的时候,VIPKID、掌门1对1等教育科技公司诞生了。

经历了这次疫情,很多年轻护士对护理职业有了全新的认识,真正体会到护士职业的价值感和使命感。

她说,能有机会参与新冠肺炎患者救治护理工作,是护理职业生涯难得的经历和精神洗礼。能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参加抗击疫情,既是职责所系,更是珍视一生的荣光。

受疫情影响,诸多线下教育机构开始向线上转型,如果,线上课堂管理手段不能得到有效提升,在线教育仍会重新跌入冰点。因此,在线教育平台急需AI技术赋能以解决这一问题。

按照传统方式,线下培训机构的宣传方式大多是地推、宣讲会以及学生的口碑传播,而在线教育的宣传方式更多采用技术手段。

以销售环节为例,自然语言识别技术(NLP)可以帮助企业对宣传话术进行优化。AI语音客服提供商意能通CEO刘雨松告诉亿欧科创:“当用户注册某个在线教育的APP后,智能语音客服会与用户沟通、并形成用户画像,帮助企业降低获客成本。”

短期内,在线教育平台需要解决流量留存问题而不是“课堂管理”。一旦在线教育平台形成较为成熟的教学成果,人工智能便可以大规模地用于课堂管理,并帮助老师提高管理效率。

到了2013年,教育平台更多是采用数据建模和深度学习等技术对人类感知能力进行模拟,从而实现口语评测、拍照搜题、自动批改作业等功能。在这一时期,教育行业涌现了猿辅导、作业帮等工具类平台。于是,在线教育在AI的助力下,也正式进入了2.0时代。

这是中日友好医院大外科科护士长、援鄂医疗队护理组组长赵培玉在5月12日国际护士节当天举行的一场发布会上讲述驰援武汉期间发生的一件小事儿。

“类似这样的感人故事还有很多,好多患者用各式纸张给我们写下感谢的话语。”赵培玉称,这就是医患关系的主旋律,医患之间就是天然的信任与协同关系。

作为一项技术,人工智能既可以帮助教育平台减轻运营负担,更可以让教育内容变得更加丰富。虽然,现阶段的AI+教育并没有实现真正的个性化教学,但不可以否定AI在教育领域的作用。AI技术进入到教育企业,提升教育企业的服务能力,从而推动整个行业走向标准化。唯有行业趋于标准化,AI赋能下的教育企业才能实现真正的个性化。

从最开始的录播阶段到工具类学习平台,再到直播为主的学习平台,在线教育已经发生了三次进化。如今,在线教育行业已经逐渐成熟,AI在这一领域的应用也初具规模。

如果我们将人脸识别技术转移到在线课堂,学生们注意力不集中、课堂管理难度大等问题便有可能迎刃而解?真成资本管理合伙人认为:“从技术来看,在线教育平台可以采用人脸识别、语义识别等技术来分析学生的课堂表现。但从效果来看,无论是学校还是在线教育平台都未达到预期效果。”

一般来说,在线教育平台的营销费用占比最多。去年暑假,仅猿辅导、作业帮直播课等网校共砸下了30亿元左右的营销费用。同时,在校教育平台也会采用AI技术,以求降低成本。

疫情让学生、家长乃至学校意识到在线教育的价值,但是家长和学校对在线教育仍持质疑态度。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学生还处于成长阶段,自制力普遍较差。在线上课堂中,学生们的专注力远远不及线下课堂,学习效果也会不尽人意,这一因素极大地减少家长对在线教育课程的复购意愿。

疫情后时代,在线教育市场即将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技术手段在教育领域落地速度正在加快。如今,在线教育机构的增量市场争夺战已经开启,整个行业也会面临深度洗牌。在行业巨变过程中,人工智能将会有多大的发挥空间?

对在线教育行业来说,这场疫情既是机遇也是危机。2020年2月,部分在线教育头部公司的单月获取用户增长超过 300%。疫情结束后,教育领域将会拉开线上流量争夺战,在线教育也将进入4.0时代。

在疫情的助力下,校外的教培机构开始大规模实现在线化,学校教育也开始推进教学信息化的工作。随着教育领域数据日渐结构化,认知智能与教育的融合更加深入,在线教育机构也会从课堂管理的桎梏中跳脱出来。如此一来,AI技术才会推动着在线教育向个性化、智能化发展。

在疫情后时代,流量转化和用户续费将是在线教育平台的重头工作。疫情的爆发让在线教育机构在短时间内获得了百万乃至千万级的用户流量,但对于在线教育企业以及更多转型线上谋求生存和发展的教培机构而言,考验才刚刚开始。

在线英语学习平台朗播网创始人兼CEO杜昶旭告诉亿欧科创:“作为工具,人工智能可以为在线教育平台提供很多较为成熟的产品,如口语测评、批改作文等。不过,在营销手段方面,在线教育与线下教育有着很大不同。”